医生创业的机遇和挑战

医生创业的机遇和挑战
2018-11-17 15:51 新浪健康
本节末段,老将陈磊再次命中三分,柳伟两罚全进,江苏将比分咬住。

原文刊载于搜狐健康,经中欧卫生管理与政策中心(卫生政策上海圆桌会议主办方)授权发布

今天非常高兴有这样一个机会代表张强医生集团来这里聊一聊,跟大家分享一下医生的目前的机遇跟挑战。上午跟张强医生通了一个视频,他因为工作关系在北京,无法到现场交流、学习;他希望我们这次会议讨论热烈,互相促进,取得圆满的成功。

从“铁饭碗”到“医生集团”

因为我自己本人也是一个医生,我医科大学毕业后当时是国家包分配的,很多人在一个工作单位就干到退休,生老病死在这个单位。改革开放以后很多行业发生了变化,医生这个职业有特殊性,市场化的程度比较低,还是全职的医生,医生跟一个医院有了劳动关系基本上在那里干一辈子,我们当时叫做铁饭碗。后面随着医疗资源不均衡,很多好的医生在大的城市,三四线的城市医疗资源匮乏,有了医生走穴的现象,缓解了医疗资源不均衡的情况。这样的情况有医疗、法律、财务的风险等等。

但是这个情况是一直存在的,所以近两年来,国家政策有了松动,进一步解放医生的潜能,医生的医疗资源,所以就有了自由执业,中央和很多的省市颁布了医生的多点执业,这样就大大地能够让医生的生产力解放,补充到不足的地方。多点执业存在一定的问题,推行不太顺利,我们研究了一下原因:你跟第一执业点是雇佣的关系,跟他是有劳动合同的关系,没有一家公司愿意自己的员工在工作的时间去打第二份工;医生想去第二、第三执业点,也是面临很多的问题,财务上的问题,契约精神都面临挑战。

有一批比较有理想或者是勇气的人,他们就走出体制,所以比如像张强医生、于莺大夫是第一批有勇气的大夫,走出了体制,完成了自由执业,根据市场的定价发挥他自己最大的价值跟潜能的。但是自由执业其实也碰到很多的困难跟挑战,因为一个人的力量是很单薄的,很多医生害怕会不会存活下来,张强医生组建了医生集团,用团队的力量抵御风险,这样更有成功的可能性。

医生创业: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

我们今天谈到的是医生创业的机会,这是一个最坏的时代,也是一个最好的时代,最坏的时代:首先,对于医疗服务政府不满意,医保支出每年增长;其次,病人也不满意,看病很难,找到专家很难,医患沟通不够;我们经常看到“医闹”的事件也是医患矛盾的表现。第三,医护人员也不满意,他们的劳动没有得到合理的阳光回报,他们的心情也不舒畅。我们也经常接到一些医生来电讲到体制内的困扰,希望探讨有什么更好的发展的方向。

不满意的地方就是有需求的地方,有需求的地方就是机会所在的地方,医生创业现在是最好的时机。社会医疗的投资越来越多,诊所、新建的医院在不同的城市层出不穷,北京、上海有很多新的医疗机构建立,他们需要硬件和软件的补充,这样让这个医院运作起来,这也是给很多的医生提供了机会,大量的民营医院、外资医院需要优秀的医生,所以医生走出体制也是一个很好的时机。

另外,我们也可以看到医生个人也慢慢觉醒,他们长期被体制捆绑,慢慢他们看到了可能性,像张强、于莺他们走在前面人的示范作用也看到了希望,他们去探索一些在体制外的可能性,或者是体制内的一些可能性,他们的创业机会都非常多。所以我们说这是一个最好的时代,创业的一个最好的时代。医生出来创业也面临着巨大的风险和挑战,我们以前说病人看医生看不是医院,医生个人很难有品牌,主要是医院的品牌吸引了大量的病人,一个专家在一个知名的医院每天要看很多的病人,他去到新成立的医院病人数量立刻减少。其实医生出来面临着第一个巨大的挑战是要建立自己的品牌,张强也是这样的,他在公里医院是知名的血管专家,他的号很难挂到,当他第一个月都出体制只有3个病人,他是一个很大的落差。所以说医生走出体制第一步要面临一个巨大的落差,公里医院门庭如市,到了体制外要重新开始。

另外,医生出来,他可能需要到一些诊所或者是医疗机构谈判,找合作,其实对我们大部分医生来说他们是大部分的时间都专注于在自己的治疗方面,科研方面,所以对这些不擅长的事情要重新学习、了解,包括一些养老、行政管理、法律、财务、税务的问题,都是巨大的挑战,对于个人非常困难或者是陌生的,很多的医生会想,但是心有余力不足。

张强医生集团的硬实力

张强医生他2012年走出体制自己其实也做了一个探索,他也建立了自己的血管团队,签约沃德医疗中心,觉得个人的力量单薄,在2014年7月的时候建立了张强医生集团。张强医生集团是一个跨学科的,以外科为为主的医生集团,我们有7个专科团队,我们采用的是PHP的模式,加盟张强医生集团的门槛非常高,我们要辞职,离开原来的公立医院,首先他们对自己的技术要有很强的信心,在操作能力上要非常强。

其次要有很强的学习能力,走出体制并不意味着可以中断学习了,像我们外科专家,他原来是在上海三甲医院的专家,他加入张强医生集团不断地研究国际的文献,今年也去了国际上加拿大的顶尖的医院去了解这个医院的情况,在国内90%到95%是采用骨片的,我们在跟国际先进的水平学习交流,带回他们的经验给到中国的患者比较好的治疗,杜绝过度医疗的情况。

第三,他们要有社会责任感,第一批出来的医生是想做一个探索,为所有的中国的医生做一个探索,不是为了物质所求,他们可能是需要有很强大的内心,因为会碰到很多的不理解,也会碰到一些市场的考验,他们是需要非常强大的内心和专注。

张强医生集团与医院的PHP合作模式

张强医生集团目前采用的是跟合作医院是PHP的模式,我们是采用CPT-code模式,是一个收费的系统,透明规定了医生、检查的费用,每一个疾病的不同的收费是非常透明的,我们通过这样的模式让医生的收入是合理化,不需要用过度的医疗器材,可以站在患者的角度上考虑问题,进行治疗。同时,我们双方的合作是为双方带来了很大的提升,我们有一个很好的平台,合作方可以很快开展专科的手术或者是医疗项目。

现在目前包括上海、北京、广州其他一些地区的医院打电话邀请我们跟他们合作,我们也是有自己的一个选择的标准,我们会通过筛选进行实地考察,考察后符合标准我们会跟他们谈判,签约,入住。

在PHP模式的合作张强医生集团负责品牌的建设,诊前的咨询,手术门诊的预约、门诊接待,医疗团队,专家的团队,专科的器械、术后随访。跟我们合作的平台提供合法合规的门诊、手术室、麻醉、护理人员等等这一系列。

未来:建设跨地区的互联网诊所

未来我们的发展我们希望是建立一个互联网的诊所,也已经在紧锣密鼓准备,很快为国内的患者服务,蔡教授提到我们目前选址在杭州,为什么在杭州我们会提一下。张强医生集团不知道大家知不知道有一个俱乐部,是一个外科医生的交流平台,我们以后希望发展成所有的医生的俱乐部,我们有很多美国的会员,所以我们借助我们的俱乐部跟美国和其他先进过程的医生组织取得联系,开展第二诊疗的意见,第三方会诊等等,也是跨过合作,包括我们的Fellow也是跨国的合作。希望我们通过这样的探索为中国的优质医疗寻找到一条适合的道路。

我们一年多的发展的经历和探索的过程碰到了非常多的困难,中国目前还没有一个自由执业法,只有多点执业法,对所有的自由执业医生无法可依。自由执业医生不跟任何医院签订劳动合同,不是雇佣制的,他们是自由的。这个法律限制只能有三个执业点,要征得第一点的同意,跨地区的自由执业是一个非常麻烦的事情,张强医生在北京要每一个病人写一个会诊单,一天看15个病人对方医院跟这里的医院来回沟通15次,其实也只是应对卫生局的检查。如果尽快出台自由执业法的话很多医生在这方面更容易。我们希望公立医院以开放的平台把医生流动起来,医生可以根据需要去不同的医院执业,推动人才的流动。

在医疗机构的审批我们也遇到了非常大的困难,在上海于莺大夫有切实的体会,北京自己开诊所多么的不容易,我们在上海也想申请诊所,也是遇到了很多的政策的瓶颈跟限制。我本人也亲自去了上海徐汇区的卫计委申请办诊所,给我的回答是我们没有规划。现在医疗市场是一个计划经济的时代,不是一个市场经济的时代,医生要解放政策要配套。需要管理,需要审核,但是医生有一定的空间自由执业,在这个方面政府有更多的政策,有更多的医生愿意迈开步子。

我们为什么会选在杭州?因为杭州风景秀丽,适合设立这样的机构。另外是因为上海比较保守,我们在上海做过努力,没有得到积极的回应,热情的接待。杭州的领导非常支持,非常的欢迎。

另外,今天我们看到平安保险有一位同仁也来了,保险业的发展推动医生离开体制自由执业。我讲的大概就是这些,谢谢!

医生执业